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011 | 千里走单骑,得有一匹好马

去年班宇写作的《冬泳》,差不多在各种青年阅读者和官方媒介推荐的读书榜单上出现,作为双雪涛之后的东北伤痕文学代表。他的作品是非虚构的,这一点要比贾行家好一些,有了足够的扩展空间,更容易把一方水......

转载 | 韩寒:来,带你在长安街上掉个头

按:当代批判杂文,没人写得过韩寒,无奈是,写字的韩寒已不再,悲哀是,世上再无韩寒。只说一句,别瞎琢磨了,特权一直都在,而且大多数在你根本看不见的地方。 文 韩寒 十年前,我在北京租了一个夏利开,人虽不面,无奈车......

010 | 潮水终将改变方向

前段时间给嘟嘟报了一个早教中心。用他们的说法,叫「家庭俱乐部」。一套教育体系和理念,一些音乐启蒙、动手动脑的课程,相比纯粹的早教机构,还是显得非主流。它提供的是公共空间,社交属性,新的组织结构......

009 | 2019 年概览

我知道葛优的 1997 年值得怀念已经是很晚的事情了。如今,我人生中的三十而立迎面而来,才开始对「十年」这样的周期有些感触。 总结马上结束的 2019 年,和迎接即将到来崭新的 20 年代,我不想再用枯燥无味的文字长......

008 | 十二月看了什么

读书 “老周这次确实伤到了我,在第一篇小说《敬亭山》里,我激动不已,觉得老周还是那个文字如行云流水,但雁过留痕的家伙。可是越读下去越气愤,似乎他的双眼并没有失明,而是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