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见

偏见可以有两种理解。就像事情总是有两面。

向外的偏见,和向内的偏见。

向外的偏见,就是刻板印象,贴标签。是贬义的。杀人的是人,而不是人手里的枪,工具无罪,杀人诛心。在网络上「杀人」没有成本,敲键盘不用过脑子,浪费的除了时间,再无其他。时间,对饱含偏见的人来说,不值钱。换来的心情愉悦,倒是价值千金。

有一种偏见,不常被人发现,用冯大辉老师的话说,「偏见对别人是有伤害的。伤害他人就是作恶。」偏见,是一种恶。冯老师举的例子是自媒体喜欢写人,大意是说,很多自媒体为了流量、话题,经常写一些不认识的人,编排一些段子挖苦几句,揶揄几句,抖点小机灵。但作者不认识当事人,也没有采访过当事人,不了解具体内情,全靠扑风捉影的信息,写出来的东西怎么会没有偏见。

还有很多定义清晰的偏见,地域歧视,种族主义,社会影响。通通容易造成偏见。耶鲁大学心理学教授 Paul Bloom 发现,人自婴儿时已开始就懂得从他人行为分辨好坏、区分你我而形成偏见。小孩子从思想发育开始,就分得清孩子和大人,明白你们和我们,何况成年人。

另一种偏见,是向内的偏见,保护主义。你是我的人,我就有必要向着你,外人怎么可以随意评论,打狗还得看主人。过去的氏族,现在的职场,交了保护费,你和我就是一边的人,我的主义就是你的主义,你的思想就是我的思想。对待一切外来事物,饱含偏见,对待自己人,饱含温暖。

费孝通写《乡土中国》,一本小书把这种偏见写得清清楚楚。熟悉的社会,熟悉的文字,熟悉的社会关系,促成了中国一切社会结构的样子。想娱乐一点,读一读莫言,看笑了的地方,放下书本会哭。觉得假的段落,再一打听,是真。一篇《白狗秋千架》,至今是我读过和中国有关的最好的短篇。

著名流亡艺术家艾未未,想在疫情期间回来看看年迈的母亲,母亲觉得回来不安全,拒绝了他。他随后给在剑桥读书的儿子读了两句父亲艾青的诗,用他自己的话说,其父至今也可算作最爱国的诗人,不仅和毛泽东,就是和当今领导人的父亲,也是好朋友,那句诗广为流传:「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儿子反问,「那爷爷为什么会有你这样的儿子?」艾未未无法回答。这又是何种偏见?是向内还是向外?

你问我,我也无法回答。

偏见不可消除,但是偏见可以缓和。各退一步,海阔天空。不要打断别人,让对方把话说完,听进去,消化掉,再提意见。万事开头难,只要开了头,总会好一点。大部分人可能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网络上看着如何热闹,冷静下来,不过是自说自话,自娱自乐。这是全民对全民的偏见:

你,永远只能看到你想看到的。

何不试试看点儿别的,哪怕是天上飞过的鸟。偏见缓和一点,眼里的天,就会大一点。


重启知识星球。微信是牢骚地,知识星球是碎片花。对不起以前付费的各位朋友,只能今后做得更好一些。星球已经没办法改成免费了,免费也不是我的门槛。但我极力降低了价格,算是另一种补贴。

4 Comments

  1. 自媒体的偏见已经算的上是造谣了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2020 Elizen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