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一点感想 | 恐慌

2018.07.23

连续几天关注疫苗问题报道。

我和大象公会的黄章晋基本持有相同意见。第一,我不是医学专家,医学上的问题,不敢妄加评论。第二,我关注媒体,虽然不像黄章晋一样,属于专业人士,还算是略懂皮毛,且在不断学习。对于这些报道,他表示

我真正在意的,是公众恐慌现象,而不是疫苗事件。

中国的社会问题,在未来几十年里,都将会聚焦于儿童、教育和养老,这是巨大的市场,也同样会产生巨大的问题。

这些年,被报道出来的新闻,已经不计其数。

2003 年空壳奶粉

2008 年三鹿奶粉

2016 年山东疫苗案

2018 年长生疫苗案

如今,更有人“有闲”,去搜了一下当初的红黄蓝幼儿园事件,得到的结论是,获奖、股票大涨。

当初的全民恐慌,似乎消失不见了。这是人性的劣根性,可以改变,但需要巨大的努力,不止一代人的努力。这让我意识到,如果人们继续生活在当下的舆论环境里,改变的可能会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难。

很关键的,是人们对待媒体的态度,以及媒体在现今社会环境下不断的自我降级。对此,想到几点建议,可能让那些希望改变的人们,在面对媒体信息时,能多一些自信:

1. 不要相信没有信息来源的媒体。

尤其是那些炒冷饭的自媒体,他们本身没有任何新闻来源,经常的做法是断章取义,抓到一些风吹草动,就大肆复制、修改、传播,在很大程度上,起到的只是误导大众的效果,顺便带带自己的流量,赚一笔养家糊口的钱。

这些媒体,要特别小心,他们的本意就不是公开的报道,客观的陈述,必然在期间夹杂私心,甚至是利益相关。要有辨别的能力。

2. 要小心特稿的写作。

现在很多媒体的写法都从可观报道,像特稿写作的方式转变。对于传统媒体而言,这是与自媒体竞争的权宜之计,不仅要报道出事实,还要争夺流量。对于自媒体而言,这是大肆煽动愚民的办法,好处是易于传播,看似高端。

真正的特稿写作,例如盖伊·特立斯的《弗兰克·辛纳屈感冒了》,是需要大量的采访与新闻事实,之后加入作者的笔尖灵魂,相辅相成,缺一不可,但在中国,这样优秀的文章非常少。人们看到的特稿写作,往往是通过写作技巧,渲染、夸大、甚至加入欺骗,拼凑而成。

3. 多关注传统的、综合的新闻报道媒体。

比如南方周末、凤凰网、界面、好奇心日报、财经网等等。他们的记者是真正在新闻发生地的,在第一线的,他们传递回来的第一手信息,是最关键的。除此之外,传统的机构媒体,有着大量专业的采编人员,对于事件的发现、处理、把控、拿捏,都有着非常专业的判断。

我们要相信他们,并且,要让这些依然坚持在传统媒体的记者编辑们,感受到温暖。而不是让他们辛辛苦苦的劳作,最后被几篇垃圾文案、八卦新闻打入冷宫。

4. 多看一些资深主编对于一件事情的判断。

比如李海鹏,比如王烁,比如黄章晋。

在「得到」发布的王烁《30 天认知训练营》中,他就曾提到过关于主编的工作:

大多数人的工作是一阶的,就是做事;我的工作则是“二阶”的,即对人们做的事下判断。
 
我主管报道,必须对每天发生的各种大事及其可能走向,迅速作出大体靠谱的初步判断:是否真相已明?需不需要进一步了解?了解到什么程度算足够?如何匹配人力、财力、注意力资源?
 
多年来每天都做这件事,切磋琢磨,久而久之,帮助财新站到了中国高质量新闻报道的金字塔尖,我也随之走过了自己的人生里程碑。

在这样的专业背景下,出色的主编,都会训练出一整套完善的思维体系,能够在众多的选题、信息中,一眼抓到那些真正重要的东西。他们做出的错误判断,要比常人少很多,理性则要比常人多很多。

这是我们不经过训练,不可得的能力。我们要做的,是要收集真实有用的信息,是要做出对自己的生活负责人的判断,是要不被疯狂的媒体带着兜圈子。

用黄章晋的话讲:如果不看这个现象背后的社会心理,跑出来说,我来给你们科普一下,你们恐慌纯粹是因为自己无知,是因为被人带节奏。我觉得被人当成是在洗地,最后被唾沫淹死,也算是活该吧

别做一个最自己的生命都不负责任的人。

完。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恐慌中确带着侥幸

  • 我还等着你总结一篇育儿书呢。@林木木

  • @Elizen 总结太困难,养育,养方面有很多APP支持,育方面除了看书最重要的要素是“观察孩子需求”

  • 这东西还有 APP?@林木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