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希望我也一样

2018.09.26

压力很大,一时找不到调节情绪的窗口,这还是第一次。

拼命看剧,一部接着一部看,总有个结局,有个终点,一停下来,变得更加无力,还伴着虚空,木木说,你这是有心事。没错。听歌,好像很难燥起来了,音符里传出来的,都是低沉,都是压抑,都是紧张的喘不过气,播放,暂停,下一首,首首都像是曲终人散。

去电影院看电影,好一点,但只是两个小时的欢愉,欢愉之后,遍地狼藉,步履蹒跚,艰难。后来看哲学,解迷人生的意义,帮助不大,自我,本我,超我,解决不了现在和当下,想透了,就是李诞的「人间不值得」,更别提博弈论了,一个只属于聪明人的游戏。研究佛学吧,高深莫测,看前世,看来生,万事求一个因果,因果却不讲道理。

可能是人生最艰难的时候,看什么都发出巨丧无比的光芒,然后逛微博,然后逛到自己关注的人,然后看到纯银说:

日子总是很丧。大部分的丧和工作无关,也无法排遣。活着挺没意思的,但也不急着去死——主要是怕痛。
 
孤独和老去,一直是我的两大心病。连在一起念,就是“孤独地老去”,听起来就几乎要抽搐的描述。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人享受孤独?
我做不到。

看到这些东西,觉得特别亲切,但又复述不出来,电影里好多镜头也一样,亲切,没有办法复述。这几年,反反复复一个镜头,丹泽尔·华盛顿在《藩篱》里对妻子那一顿怒吼,是多么无力,多么软弱无能,又多么让人心痛。

原来想过,会有那么一天,不能喝酒,就去喝大酒,不会长跑,就去跑马拉松,总会在生理极限的时候和神灵想通,得到答案和解脱。但是酒醒之后,虚脱之后,会不会依旧逃不出生活的魔爪?天知道,地知道,鬼知道,我不知道。

好像是突然之间失去了一切快乐的能力,好在还有十一,只有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笑的是那么纯粹,自然,她真的很治愈,不是我会自愈。不敢想,如果没有她,我会更早还是更晚走入这个阶段,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没有她,这个阶段我只会比现在更糟。

万事万法,只有生活无解。有很多很多问题,生活都不会给你答案,拼命去找,得到的除了无力感,就是绝望。想死,不至于,至少还有大把时光舍不得,想解脱,倒是真的,找个渺无人烟的地方,最好是沙漠,一望无垠,对着黄沙发呆,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一天,两天。

小时候,特别喜欢看 CCTV5,什么比赛都看,守着电视,一看就是一整天,周末最幸福,早上两场 NBA,中午衔接着《体坛快讯》,下午乒乓球、排球、羽毛球,晚上运气好,能看一场 F1,或者斯诺克。有一个比赛,好像只在暑假播,达喀尔拉力赛,每年都出事故,每年都有无数人参赛。有一年,直播摩托车组的比赛,开着开着,两辆摩托车相视而行,因为有一辆迷路,走反了,有趣的是,逆风而行的车自信的飞过,全然不知道自己开反了,反倒是路线正确的车,停在沙漠里的一个山丘上,四下望去,再也没看到任何车辆经过,那一刻,镜头里是看不到尽头的沙漠,只有一个小小的山丘和他那辆小到蚂蚁一样的摩托车。那一刻,我相信他是绝望的。但终于,他向着他坚定的也是正确的方向驶去。

只有更大的孤独,才能战胜孤独。

可能现在的我,和当时那个车手一样,正站在一个四下无人的山丘上,没有指引,没有方向,如果我没记错,那一天他拿了第七名,貌似是历史最好成绩。

希望我也一样。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