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比任何时候都害怕衰老

2018.10.09

很胆怯,比任何时候都害怕衰老。

以前从没有过的恐惧,忙起来没有用,忙乱起来还好一点。专注做一件事,就总会有小鬼从脑子里冒出来,像是莫言讲过的故事,只能两件事、三件事一起做,感觉精力全部被占用了,好像就不再胡思乱想了。

刷微博,会看见老去,朋友圈也会,豆瓣更不敢看,丧的一逼。不喜欢豆瓣,终日充斥着我丧我有理的的态度,多半是用来装逼,用假“抑郁”来对抗世界,告诉世界我不一样,好像活得很独特,也很独立,看看豆瓣有多少人在用就好了,大家都很独特,也很独立。但是豆瓣有意思,明明是大众事件,豆瓣用户总能做出来一副居高临下指点江山的感觉,不是一个人这样,也不是一群,是整个豆瓣。不过总能发现几个,大隐隐于豆瓣的人,不是和全世界对抗,也不告诉全世界我很特别,甚至,都不想告诉豆瓣,他们存在着。找到一个,如获至宝,一条条广播看,能看一下午。有意思,解闷,不做作,不装逼,就写写生活,写写自己,写的天马行空。

很郁闷,比任何时候都害怕衰老。

微博不行,关注的越多,关注的越少。不是绕口令,琢磨琢磨就懂了。原来是微博控,当做资源宝库用,后来放弃了,资源多了,是累赘,还容易头疼,而且,微博也找不到什么好资源,都是跟风的多,奉献的少,到现在,基本上只关注三个会发或者会转资源的人,足够了。上微博,最多的人都在看热门话题,用 Moke,找不到热门,也从来不看,只要最近冒出什么八卦,不用微博,哪哪都能看见,肯定落不下,紧着躲,也躲不开,是真不习惯看这个,谁结婚了,谁出轨了,哪个明星出事了,哪个领导下台了,很无聊,也理解不了每天守着微博等着别人八卦的人,究竟怎么想的,是因为就算自己出轨也闹不出新闻,上不了热搜么?

微信用的最多,群里聊天多,看别人在群里聊天也多,自己跑出去和别人聊天的时候很少,有时候挺羡慕,有些人发个截图,和朋友侃天侃地,还顺便教育人生,好像一对一,就不会聊天了,没有互动,对着屏幕,也解决不了别人的问题,也解决不了自己的问题。无奈,就刷刷朋友圈,变得和微博差不多了,只不过是删减版的。经常关了朋友圈,不影响什么,但确实会错过一些朋友的生活轨迹,结婚了,旅行了,换了工作,不会广而告之,但是会发朋友圈。其实往前数几十年,人一辈子就那么几个朋友,有事情,有变动,一定写信告之,要不然,就联系不上了,几个也没有了。现在说弱关系,比强关系强,那是没遇见麻烦,遇见了,弱的还是弱,能帮忙的,还是老朋友。这么说有些绝对,但还是觉得微信聊天很难,发语音不如打字礼貌,打字还容易累,最后都变成表情包了。群里聊聊还算好的,你一言我一语,不会太尴尬,也有讨论的意义,进退的余地。不过还是躲不开,祸从口出。

很可怕,比任何时候都害怕衰老。

看了今年的《奇葩说》,老婆怀孕,奇葩说的导演妹妹帮忙留了两个现场席位,时间赶不上,身体也熬不住,就没去。连着要了两年,连着给留了两年,明年应该不好意思再去要了,不过年纪大了,脸皮越来越厚,可能也就无所谓了。

喜欢李诞,除此之外,没看见什么惊艳的人,辩论水平很低,论点都很糙,但看得出来大家准备的很用心,节目效果非常好,比之前每一季都好,要说能记住谁,飞飞吧,在加一个陈铭,他们俩是真厉害,其他人,且看且聊了。

李诞是真喜欢,插科打诨,但是肚子里有货,是真学问,自己培养出来的价值观,不是谁灌输的,也不吃老一辈那一套,自己和这个世界碰撞,哪儿碰出问题,修补哪,最后落下一个硬硬的壳,是能玩转世界的那种人,不是被世界玩的。想说服他很容易,也特别难,不会一成不变,但是对自己坚持的原则绝对坚挺。如果哪天做梦,我变成了自己最满意的那个人,大概就是李诞这个调调。简而言之,他应该是活明白了。所以说出“人间不值得”,我还真不意外。

很无奈,比任何时候都害怕衰老。

人生来就不平等,从基因的角度来看,就不平等。有些人,天生就有某些优势,基因工程,能让这件事成真,到时候,该去搞音乐的搞音乐,该去拍电影的拍电影,喜欢搞学术的就让 TA 搞学术,才是真的因材施教。能做到么?我相信能,但也是有钱的先能。没钱的只能看着,死守高考这一条路,踏过去就踏,踏不过去,就死在独木桥上。碰巧有人和基因匹配上了,那是万幸。

富人有富人的焦虑,穷人有穷人的焦虑,其实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阶级,就像装在两个紧挨着的玻璃瓶里,看着我离你一指的距离,但是压根就没联系。不用仇富,也没必要,穷富都有自己的麻烦,都有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把社会看得平等一点,努力去做一些自己踮着脚尖能做到的事情,让家人感觉到幸福,就足够了,也足够难。

今年听了一个老专家的讲座,也是今年唯一一个让我有所改变的讲座。他说,以前的世界,是人和物理环境的二元世界,你给周围什么,周围就会反馈给你一些什么,但现在不一样了,现在变成了人、信息空间和物理空间的三维世界。很多东西,不是你想抹去就能抹去的,也不是你想留下就能留下的。想一想,你带着手机出门,它会留下你一整天的行走轨迹,它就在那里,不管你看不看得见,以后的时代,总会有人把这些东西用起来,用在哪里,做什么,没人知道。等到强人工智能时代,这个社会最底层的规则都会发生改变。它们如何处理我们看不见的信息,又会如何帮助这个世界改变,这个世界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同样没人知道。

人总是想用人工智能解决人的问题,但是人已经不是这个世界的唯一存在了。

也很幸运,比任何时候都害怕衰老。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