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2018-10-20-da-guo-da-cheng

2018.10.20

layout: post
title: 「置顶」| 碎笔集
date: 2020-03-28
tags: 笔记layout: post
title: 「置顶」| 碎笔集
date: 2020-03-28

tags: 笔记

好奇心日报1有几个非常不错的专栏,「城市研究所」、「房子和我们的生活」、「100 个生活大问题」等等,都在真切的关注着距离我们最近的方方面面。关于城市的各种问题,我在里面找到了不少答案,也产生了不少对未来的疑惑。

前几天,看到北京市积分落户的公示名单,很羡慕。作为外来人口,以前总是半开玩笑讲自己是新一代外来务工人员,时间久了,与这个城市发生了太多纠葛,对这个城市依赖越来越大,对这个城市厌恶也越来越大。这可能是很难避免的。

这几年,清理外来人口,建设城市副中心,胡同改造,不止是我,很多我身边的北京朋友,都一再提及,这个城市好像太不友好了。本地的居民感受到交通拥挤,生活不再便利,把错误归结为大城市人口太多,而外来人员,为北京创造很多经济价值,却苦于没有和本地人口同等的基本公共服务,没有户口,房价太高,成活成本巨大。这些都是准备长期生活在大城市的人们,必须要面对的问题。

很有幸,对于这些疑惑,我在《大国大城》2这本书里找到了不少答案,也纠正了很多我思维上的误区。很久都不再写读书笔记的我,还是希望能尽力正确而完整的把自己的「得到」记录下来。也希望能发现更多这样的好书。

1. 大城市真的够大么?

现在的北京和上海,在经济、贸易等程度上,都已经进入了国际一线大城市的行列,但是和纽约、巴黎、东京等城市相比,人口还远不到相应的规模,而被统称为“城市病”的3D 指标:城市交通、污染、犯罪的程度却相对严重,又是怎样造成的呢?

先说三个关于大城市集聚人口的误解:

  • 越发达国家,集聚程度越高
  • 集聚程度越高,集聚成本随之提高,最后会进入一个平衡
  • 集聚不会带来区域经济失衡

这是世界普遍的规律,中国也不会例外。

陆铭在书中讲到国际上普遍适用的齐夫法则,根据这一法则,“一国最大城市的人口,是第二大城市人口的两倍,是第三大城市人口的三倍,以此类推,最大城市的人口是第 N 大城市的 N 倍。”由于中国原来的计划经济导致人口想对比较分散,但在改革开放以后,市场力量在人口分布当中起到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城市间的人口分布也越来越趋向于齐夫法则。目前可以看到的国际大城市的人口占比为,纽约人口占到美国人口的 2.7%,伦敦是 13.1%,东京是 10.3%,巴黎则达到了 15.9%,首尔更是 20% 左右。随后陆铭对比了 142 个国家的城市人口分布,研究结论是上海太小了,而不是太大了。

根据陆铭的研究模型推算,到 2040 年,上海应有的人口大约应为4100 万,才可以解决又老龄化和少子化而引起的经济和人口衰退。但是现在就爆发出来城市化问题,通通都将原因推向了人口过多又是如何产生的?

2. 两个关键指标

一个国家的发展,是不能脱离国际视野也全球进程的规律的,中国一直在追求特色的社会主义,但是不可避免的,还是要融入全球市场,而在追求经济发展的过程中,中国恐怕有几个指标,用错了方向。

中国应该追求人均 GDP 的收入,而不是全国 GDP 的总量。

陆铭在书中举了美国作为例子,美国是一个东部和西部沿海地区集聚程度非常高,中部人口很少的国家,但是美国的城乡和区域间平衡做得很好,除去生活成本之后的人均收入相差很小,大家的生活幸福指数也比较接近。在世界银行所做的研究,考察这些国家如何实现区域间平衡发展的,结论可以总结为两句话:“第一句话是,所有实现了地区间平衡发展的国家都是劳动力自由流动的国家;第二句话是,凡是通过经济资源的行政性配置去追求地区间平衡发展的国家没有一个成功的。”

这就涉及到了中国经济发展中两个重要指标:建设用地指标和户籍制度。

大城市经常有两个被人诟病的问题,一个是认为大量外来人口导致城市环境恶化,另一个是公司常常抱怨招不到人。这是个很奇怪的说法,一方面抱怨人多,一方面又招不到人。其中关键的因素,就是建设用地指标的发放。

中国在提出区域平衡发展的时候,指导思想是 GDP 的增长,所以将大量的建设用地指标分给了中西部,而沿海经济增长最快的地区却严格限制。造成的后果是,第一,中西部出现大量的工业园区,但是因为地理、交通的因素,大量的工业园区招不到商,空置,几乎等于死城,而相应的地方政府会背负大量的资产债务。第二,各地为了实现 GDP 的增长,出现大量的产业同构,汽车产业火,就纷纷建厂做汽车,实现表面上的增长,却完全忽略了地方的比较优势。结果就是中西部大量空置的工业园,而东部却因为建设用地指标的闲置,无法创造就业,增加劳动力。另外,东部的地价、房价涨得这么快,其中一个政策的原因就在于建设用地供给收到了限制。

另一个问题就是中国的户籍制度,使得大量外来人口无法享有平等的大城市公共服务,严重限制了劳动力的自由流动,而这,正是经济增长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书中讲到,“中国政府和民众有一个非常严重的误解,认为中国的区域发展不平衡是由于经济高度向沿海发达地区集聚导致的。这是错的。中国的问题不是经济太集聚了,而是长期以来,人口的集聚未能与经济集聚同步。”

只有生产要素(特别是劳动力)的自由流动,才能够带来国家(或地区)间经济发展水平的差距的“收敛”。这句话,我认为就是全书最核心的观点。

3. 有何解法?

这本书厉害之处在于,不仅提出了当前的城市化问题,还提供了完善的解决方案。对于上面说的问题,陆铭在书中都给了应对方法。

在经济学里最重要的是三大生产要素:劳动力、土地、资本。我们一个一个看。

首先,是土地。土地资源是有限的,想要提高以农业为主的地区经济发展,唯一的办法就是减少人口,加之改变追求 GDP 总量的错误看法,关注人均实际收入,人口减少,单位人均的收入必然会增加。

其次,减少的人口,继续向大城市集聚。而陆铭提到的最聪明的办法就是,土地是死的,但是建设用地指标可以随着人走,东部沿海城市新增建设用地指标,经济增长是一定会高于内陆的,而从农村进入城市的外来人口,可以将自己在老家的宅基地复耕为农业用地,增加地区农业的规模化,复耕的用地核算成一定的建设用地指标,带到他们集聚的城市中,让真正需要指标的产业能够建造更多的工厂,吸收更多的外来务工人员。这中间,对重要的一点就是要解决户籍制度带来的严重的不平等,否则一定会出现一家人里,只有壮劳力进入城市打工,不敢卖掉家里的宅基地转换指标给大城市的现象。因为城市就没有给他们应有的安全感。

最后,就是资本。资本在这样的模式下,就有了更清晰的出路。一方面可以增加农业的规模化经营,提高留在地方的人均收入,另一方面可以针对各地不同的比较优势(类似旅游、文化)进行高回报的投资,最后,还可以继续投资大城市的第二、第三产业。

将经济增长的关注点从 GDP 转变为人均实际收入,允许劳动力自由流动,取消现有的户籍制度,正确分配建设用地指标,才是中国能够真正发展的关键。

最后,陆铭在书中说了一句很让人心凉的话,“中国在当前指定经济政策时的问题就是两种:不明白,或者装糊涂。”

他在调研中发现很多类似的问题,区域间的产业壁垒,大量的西部工业园犹如死城,大城市的规划还依据陈旧的人口规划方案,低利率导致大量的资本浪费等等。在一个有大量政府政策干预下的市场,很难变成一个健康的市场,也很难保持一个长久的发展。对于地区间规模意义上“均匀发展”的过度追求,使得生产要素的市场化改革困难重重,经济结构的扭曲日益严重。

不知道这些,究竟是制度建立者的不明白,还是装糊涂。

我也在想,20 年之后,这个国家究竟会发展成什么样,而我,又能随着时代,漂流到什么地方?



  1. 应该是目前国内最好的媒体之一。  

  2. 大国大城 (豆瓣)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