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年终没有总结

2018.12.31

最近其实没有闲着,看了很多东西,大多是新领域,新玩意儿,很不系统,几次想记录一下,也不知道从哪儿下笔。这个习惯确实不好,要改。

还有 13 天就到 2019 年,今年不会有各种“十佳”推荐了。去看过一眼自己的豆瓣,所有年初计划,都还没有完成,要想努力接近目标,可能最后这十天可以立地成佛了。

其实,也还好。看了 72 部 Video1(电影、电视剧、综艺、纪录片、脱口秀…),倒是只读了 25 本书,算是近几年新低了,觉得脸红。总归要写点儿什么,释放一下这一年的魔力,才算有个交代,想来想去,今年没有第一,索性搞几个唯一吧。

唯一一部电影,《藩篱》原谅我炒冷饭,今年新片旧片都有看,从伯格曼到黑泽明,从洪尚秀到是枝裕和,一年过去,让我还能时不时咂摸出味道的,只有这么一部电影。豆瓣上它的评价并不高,我的好友评分更低,几乎不如今年上映的几部还不错的国产影片。但是如果能熬过前一半稍显啰嗦的地方,这部戏是还原青春年纪家庭矛盾、父子关系的不二佳作,阶级、种族歧视,也并不只在国外才有,在任何地方都有,小到一户家庭、一个村落,大到一个国家,整个世界,歧视遍地皆是,这是没有办法靠蒙住双眼就可以混过去的,你不能指望自己在满是马粪的道路上,能精准地躲开每一块,为什么有些人可以?他们有车,他们有钱坐车,这就是歧视,但歧视不是坏事。

年中时候听到一句话,什么是“成功”?成功,就是别人说你成功。不用反驳,也不用措辞所谓“我的成功别人没有办法衡量”、“每个人对成功的定义都不一样”。你自己定义的成功在社会上毫无意义,而你,也没有办法脱离这个社会。这可能是我今年观念上最大的转变。

唯一一部纪录片,《Derren·Brown: The Push》我找不到任何理由不去推荐它,就像去年的《伊卡洛斯》一样。这一年,我先后补了达伦·布朗的几部作品,这部《助推》可以说是巅峰之作。它用一个无比庞大的社会实验来验证社会屈从性,这是非常可怕的实验,个体在群体中的行为变化,时常超出人们的想象。这几年,看过的大部分作品都有这些方面的讨论和映射。《越南战争》中的抗议者们,《黑客帝国》里的小药丸,《天才女友》中市井人们,现今网络上的吃瓜看客…谁都跑不了,每一个人犯的错,都是全部人来偿还,不知道的人只是还不知道而已。

久久不能搁置达伦布朗的实验结论,最后选择重读了《人性中的善良天使》,才能在大历史的角度,对未来充满希望。在一定程度上,进步是一个人脑中大量观点中和之后的效果,至于效果如何,谁都无法确定。

唯一一部脱口秀,《汉纳·盖茨比告别秀:娜娜》如果这一年里,让我推荐一部需要看的作品,我不会选择其它。我不太会介绍脱口秀节目出色的地方,我还只是一个初学者,但是我喜欢 Jerry Seinfeld,喜欢 Louis CK,他们让我坚信这是 Hannah Gadsby 最高级的谢幕演出。后半坐在屏幕前忍不住会掉眼泪,忍不住拍手鼓掌。她谈论权利、艺术、道德、人性、亲情,还有压力、忍耐和爱。她告诉我“Laughter is not our medicine. Stories hold our cure.”这也是我看过的,自以为最高级的脱口秀。

好的喜剧从来都有一个悲伤的内核,这是我评价一个喜剧是否高级的门槛。至于那个内核,可以悲伤,但通常很有力量。

唯一一部电视剧,《我的天才女友》它让我在很多方面重新审视了自己,那些傲慢、自大、自以为是。在面对女性,面对女权主义,在性侵,少年的青春期成长,友谊,家庭方面,几乎把我撕烂。我以为我懂得,但我完全不懂,我以为我能理解,但我理解的都是狗屁。女性、权力、阶级壁垒,是我打算一直关注下去的话题,这些话题像诸多小溪汇入汪洋大海,最后都指向一个终极问题:怎样,才能建设一个美好的社会。这不只是政策指定者该关心的事情,也不是用于话语权的大国该关心的事情,这是每个人,都应该关心的事情。

唯一一本书,《大国大城》我应该很难逃离北京这座城市,也没有想着逃离,它有很多不好的地方,但也有很多我爱它的地方。一个人身边的居住环境,几乎在很大层面上影响了一个人的认知,这件事不论早晚,童年可能影响更大一些。在读了这本书之后,我的思维被彻底转换了,不仅是童年,一个国家在本质上就应该是流动的,不停的像几个大城市聚集,逐渐形成城市圈,中国目前的户籍制度以及建设用地政策,是大国发展中最大的问题,这两件事不解决,发展终归有结症。

这几年,阅读了不少新领域的书籍,这里不得不提,万维钢的《精英日课》,前几天,他刚刚讲到了一个“文化自觉”的概念,非常深刻,文化品味,是个人在成长过程中的审美、见识的进步;而文化自觉,是一个人应该清楚的了解别人喜欢什么,而不是固步自封,停留在自己的小圈子内。这也是吴伯凡讲过的,人永远是在自己的舒适区里最舒服,最好的舒适区是什么?是子宫。在子宫里的时候,人有最大化的自在,但是,并没有自由。

唯一一首歌,徐佳莹的《大头仔》这是准备送给我即将出生的孩子。我没有音乐上的天分,也没有在后天努力过,勉为其难可以说,在音乐上还有一点点品味,靠着这点品味,我毫无悬念地选了这首歌,送给他。在很大程度上,迎接他的到来,也是宣告我自己即将开启一段完全崭新的旅程,充满未知,充满焦虑,但也充满希望。

唯一一个微博账号,老晃微博,《电影世界》主笔。我喜欢让我开眼界、涨见识的人,去年是猫叔,今年应该就是老晃了。从他的微博里,我能感受到趣味相投之中,他比我高级,涉猎比我广博,学识比我深厚,能力比我出众。

唯一一个媒体网站,《好奇心日报》在我心目中,这是中国目前最好的文化娱乐媒体,保留着一个媒体应有的思维、模式、理想和信念。在国内宣传口径如此严格的环境之下,好奇心日报成了我唯一一个每天都要打开看一眼的媒体网站。

唯一一个 APP,Bookly是的,它很贵,甚至贵到很多人因为价钱而选择放弃。但是面对书籍能带给我的美好,我还是毫不犹豫的买下了它,因为我知道它的价值,它对于我的价值。这也是视角问题,一千个人眼中必然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即便是一个人,今天和昨天,也是脱胎换骨的。

唯一一个公众号,《疲浪主义》我本以为我会选择黄章晋,因为他今年有几篇文章恶狠狠的打击到了我,那些文字甚至超越许多本书给我带来的冲击。让我看到了学到了一个专业的人不屑于摆弄专业的东西,是有多么骄傲。然而,我却在最后时刻倒戈了,选择了疲浪主义。因为她让我重新闻到了写作的芳香,那种我非常熟悉又陌生的味道。她不像黄章晋,她是一股脑的对外界全盘否定,但是内心又有巨大的澎湃的力量。我喜欢那种熟悉带给我欣喜,好像突然闯进了邻居家的院子,坚信自己小时候到这里来过,但又陌生,知道一切,都与自己无关,又难以割舍。

唯一一个人,十一。不用多说,话到此,我只想感谢她,也只能感谢她。她近乎完全地改变了我,让我第一次从哲学层面去考虑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去哪里。灵魂的拷问,只能灵魂来回答,我的灵魂,我自己够不到,也摘不下,但会不自主地掉落到她怀里,仿佛从来都属于她。

唯一一句话:

对生活本身面无表情。料生活对我应如是。
生活:“过奖了。”

余不一一,新年快乐。


  1. 其实我现在对于 Video 的定义越来越模糊了,一般也会注意,不要用 Movie 来形容部分视频性质的东西。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