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一月读书记录

2019.01.30

从胡乱读书,到计划读书,虽然距离莫提默·J·艾德勒在《如何阅读一本书》里讲的,从基础阅读到主题阅读还相去甚远,但是不盲目,有目标,让很多事情在迷雾中都变得清晰。

除此之外,也有很大程度,是源于自我认识的转变。陈海贤在他的得到课程里讲过一个观点,僵固性思维和成长型思维,核心观点在我看来,就是“如何看待自己”。是认为自己只有聪明和不聪明两个状态,还是承认人是在不断变化的。大多数人,从会选择第二点,但是真正反应在行为上,多半是倾向于第一个选项的。比如孩子考试成绩不理想,批评孩子不够聪明;比如两个人在一起之后,无法接受某一天对方不喜欢自己了。内在原因,无非都是僵固性思维在捣鬼。

一个观点不足以改变一个人,但是保持大脑是紧张的,一直有这样一个观点在捣乱,对自我来说,是一件好事,它能让人在适时的地方慢下来,思考一下自己是不是掉进了某些陷阱里。

读书也是一样,在不系统地前提下,各种不同类型的书,虽然有碰撞出火花的时候,但几乎无法产生洞见,更容易产生的感觉是,这里好像说得很对,那里好像说得也没错,但怎么感觉说得是完全不同的东西。当然,在系统之前,是必须先要经过大量阅读以及大量试错的,不要害怕这部分付出的成本,这是必须交的学费,也是必须要有的过程。切记。

好了,总结一下一月份的阅读情况。

001. 《哲学与幼童》

作者加雷斯·B·马修斯,2015 年,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可用之书,三星半。

这是一本小书,作者是美国哲学家,从一定程度上来说,书中有一部分是非常严肃的哲学问题,现阶段我是琢磨不透的。但是在哲学背后,作者有一个非常有意义的洞见,孩子不是一张白纸,他们从幼童开始的很多语言是有逻辑、有结构,甚至是非常哲学的,因为他们是天真的,是不经污染的。

在书中有很多有趣的小例子,足以说明这一点,加之作者本身的哲学属性,对此的说明具有足够的说服力。

对于孩子是不是一张白纸,已经有很多生命科学成果给予辅证,最有说服力的,是基因科学。孩子在生命结构上,至少有 50% 的人格特性是来自遗传。有些孩子就是天生比其他人对数字敏感,天生懂得感受对方的情绪,这些是最底层的遗传,是决不能将所有孩子一视同仁看待的。

这本书给我的最大收获,是一定要记录和孩子的对话,尽量完整,在对话过程中,绝不可敷衍。对于孩子提出的问题,首先要以平等的姿态对待,而且,很多时候,孩子的疑问,大人其实根本无法给出明确的解答,对孩子和大人,保持高质量的沟通,是双方取得进步的捷径。切不可草草了事。在孩子还处于幼童阶段,没有被社会化之前短短的几年中,是最佳时机。

每个孩子,都是上帝。

002. 《认得几个字》

作者张大春,2009 年,世纪文景出品。杰作,四星。

木木哥推荐,配合《哲学与幼童》看,能最直接最快速的吸收其中的知识。整本书就像是一部育儿札记,但是张大春的文字功底,瞬间把书的趣味性提到最大。

这本书也被称为是张大春的《聆听父亲》的姊妹篇,一部分再说张大春如何费力不讨好地教两个孩子识字,一部分也是在回忆自己的童年,和自己父亲当时以何种方式教育自己。

书中几乎是一字一篇,一个根本问题是现在的简体字已经没有“魂”了,很多字在繁体状态,甚至在古文状态先,才能一眼识别出它为何是此意而不是它意。经过张大春的润色,识字这样一件简单得事情,也变得饶有趣味,回味无穷。比如打破沙锅问到底的“问”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说话。实则,原文应该是打破砂锅璺到底。“璺”字,恐怕现今少有人认得。璺,原指古代陶瓷边缘的裂痕,这句话是不是马上豁然开朗了,打破的砂锅,自然是璺到底。

更多的趣味,还是来自张大春和两个孩子的斗智斗勇。妙不可言。不仅是教育孩子,其实完全可以教育众人了。

003. 《进击的智人》

作者河森堡,2018 年,中信出版集团。可用之书,三星。

河森堡作为故宫讲解员,天然的机会让他得以有了非常棒的视角,讲解人类的进化,但是非常不幸,他没有做好准备,至少在我看来,他可以做得更好,或者说准备得更充分。

这本书分两个部分,前一半讲得是远古人类的进化,怎样走出非洲,怎样打败尼安德特人,怎样进化成为智人,在此,不断强调是因为“匮乏”,这也是全书的核心。作者在书中曾说自己是这一专业的毕业生,文中感受明显,对这一方面,拿捏得很好。但是第二部分,则完全是为了证实自己的论断在各个阶段找寻资料拼凑出来的。

确实,作者找到了一个很讨巧的点,但是面对跨度如此之大的时间尺度,说服力还远远不够。当然,历史又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东西,它不像科学,只要你能找到合适的点,写成什么样子都不算过分。只能说,作者小时候肯定学习不错,写论文也应该是一把好手。

004. 《熊镇》

作者弗雷德里克·巴克曼,2018 年,四川文艺出版社。杰作,四星。

前两天刚写了一篇《熊镇》的读后,想再补充两句其他。

科学家种太阳在看《什么是科学》,和他的犹太朋友聊天,得出一个很有趣的结论。

古希腊人关注事情本身,也就是「是什么」。中国人 关注事情的结果,也就是「怎么样」。犹太人 关注事情的过程,也就是「什么」如何变得「怎么样」。

用英文解释就是古希腊人追求 Truth,中国人追求 Balance,犹太人追求 Logic。

我记得,之前许子东讲中国人看小说的时候讲过类似道理,举的例子是日本的悬疑小说,为什么中国就写不出来,因为中国人普遍只关注结果,知道谁是凶手,就够了,就可以结束了。但是日本人就关注,他的动机是什么,他是怎么计划的,为什么要在这个时间点做这个选择。注重细节,注重过程。

Balance,真得是用来形容中国人最精妙的一个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