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三条 | 蒋方舟:生活在全民表演时代、 NEXTDRAFT、台湾新剧《我们与恶的距离》 | 2019.04.09

2019.04.09

收集这个让世界变得可爱的东西,凑够三条,就发一次。如果不能访问,请自行解决网络问题。

01. 入戏的旁观者 📄

蒋方舟:生活在全民表演时代

2017 年我读过她的《东京一年》,这种小品文的写作反而让我对她有了不少好感。在她身上的光环已经很多,「才女」这样的称呼,她早就适应。在《圆桌派》里,她更多是被人嘲讽,被大批粉丝讨论跟不上前辈们的节奏,在节目中的主要作用就是哗众取宠。那个时候,我就坚信,会写作《东京一年》的人,不会不知道她所做的一切,会引起怎样的讨论。

看到文章中说,「诗词节目里,她扮演“才女”,盘头,旗袍,看起来知性。最初她认为这是一种公共传播的调性需求,一次,她看一个诗词节目,一个十几岁的女孩获得冠军,有人评论,“她满足了中国男人对才华的所有想象”。她突然意识到这种限制是双重的,一种是公共传播领域需要的“人设”,另一种是性别层面的,对才女想象的人设。符合主流认识的“才女”是一个红袖添香夜读书的存在,对男性应和,但永不“提出”。」蒋方舟说,「从个人经验来说,说得更诚实一点,我经历的性别所带来的好处,比性别所带来的压迫更强。作为一个年轻女作家,得到了比别人更多的机会、资源和关注。麦克风就在那儿,怎么去抵御这种好处和诱惑?这是我经历更多的。」

太多人,习惯性地规避性别话题,直到今天,很多女性的成功,或失败,再更大层面上,都是被性别问题裹挟,但似乎在「metoo」 出现之前,人们不愿意触碰这样棘手的问题。即便今天依然有不少人担心「metoo」不过是性别问题的另一个变种。

而蒋方舟的确像文章中所说,她和其他同时代的作家不同,她更早的接受现实,并且能站在更高的层面去考虑问题,「蒋方舟了解自己的时代位置,她出生于变革之年,往前,文学与理想占据着人们的精神世界,往后,商业大潮席卷。在一篇谈论90年代的文章中,她写道:“九十年代是文化和产业第一次并列的时代,也是我这种‘离经叛道‘的人能够以自己的方式走入‘文坛’的特殊节点——到了文化产业真正繁荣的二十一世纪,整个‘文坛’的重要性都已不复当年。”」很大程度上,她和韩寒,都是时代的产物,是文化上的一个点,用梁宁做产品的思维来讲,他们都是吃到了点线面体的红利,而且是吃到了每一个层级上的红利。

另一个极端,或者说对比,是小王对自己的生活深刻的剖析:“我们对自己的期待和实际的力量差太多,变成提出各种各样的原则,但自己没有资源去实现,也没有勇气和毅力去坚持,所以充斥着伪善和夸大,怯懦且可耻地生活。”小王,几乎占到了社会成分的大多数,这段话,安在早晚高峰在地铁里、公交上、拥堵的道路上排队上下班的人们身上,好不违和。这就是生命的大多数。

但蒋方舟的表现无疑更乐观一些,她会在悲观的现实之后,追问一句,怎么办呢?还有没有什么办法?正如她所说,似乎她找到了一个答案,也许只是和自己的和解:

「始终和现实保持微妙的距离,像是“入戏的旁观者”,虽然不断被卷入现实中,但从来没有被现实所俘虏。在历史中发挥了作用,留下一些东西,一辈子生活得很幸福。我想得很清楚,我就想成为这样的人。」

02. 哪些文章值得一读,NextDraft 可以告诉你。 🧰

最近发现一个新的网站,NextDraft,每天推荐会推荐十篇国际媒体上最吸引人(most fascinating items)的文章,供人阅读。

这个项目的运营者,是DAVE PELL,一个优秀的策展人,并对新闻媒体有着狂热追求,这些值得一读的新闻,是他每天早上在五十个网站中人工筛选出来的。最近我就刚刚读到他推荐的日本长寿村的故事,并且学习了一句当地有名的谚语:Hara hachi bu.

翻译过来为:只吃八分饱。当然,想要长寿,仅仅如此还不够。

NextDraft 还有对应的 APP 应用,相比每天在信息洪流中不知所措,我觉得 Dave Pell 给我的不只是简简单单的「新闻过滤」,还有一种安全感。

真希望中文世界有这样的人,在做这样的事情。至少,我了解到,阮一峰似乎有在尝试类似的项目,并且已经分享了 50 期。是很了不起的成就。只可惜,涉猎的范围,还是偏向于理工科。

对文字、文章、文化有追求的有志青年,都去了哪里呢?

03. 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

HBO Asia 出品的《我们与恶的距离》,目前豆瓣评分 9.3,贾静雯主演,十集短剧,每周更新两集,目前更新到第六集。

故事从一个名叫李晓明的人,在戏院持枪随机扫射,导致 9 人丧生,20 多人受伤,法院判决唯一死刑,似乎合情合理。但是李晓明的辩护律师王赦,希望法院、社会能更多关注犯人犯案背后的动机,究竟是什么,只有这样,才能真正预防未来可能再次发生的犯罪。

我看过前四集,除了惊叹与编剧对于角色交叉的衔接表示佩服,更多的,也是集中与剧中会给现实题材怎样一个解答,哪怕发人深省也好。每集结束,我都会和十一有简短的讨论和交流,废死有没有道理,如果真的实行废死之后,这样的烦人要怎么处理,才能给被害者家属一个答案,又或者说,这样的结局永远都不会有一个答案?

PS,我开了一个石墨文档的笔记,也是效仿阮一峰老师在 Github 上的做法,允许任何人编辑和分享自己觉得值得分享的东西。但我会根据个人喜好,选择分享哪些。

点击链接,做点什么,让好东西,不太孤单。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石墨会误删。。。任何人可以直接清空,Github有版本控制不担心这个问题

    • @林木木 也是哈...但是 Github 的版本控制,我自己都搞不明白,我已经清空我自己的 Gitpage 两次了。

  • GitHub 还是好用!其实也很简单啊 找个教程 开一个repo 多练习几次就好了哇

    • @Mrxn 我猜应该有很多 Github 界面软件吧,也是打开了直观输入,不用担心其他,不过我还是小白,也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