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感悟 | NewsLab x 李书航线上讲座

2018.03.23

上周参加了 NewsLab(新闻实验室)组织的线上讲座,请来了作为多家科技媒体专栏作者的李书航老师来分享《如何阅读科技媒体》,李书航在 cnBeta、网易科技、TechCrunch 中国等多家媒体专注写作关于科技业界的分析文章、现在创办了“航通社”的公众号专栏。

我一直对“媒体”这个行业很感兴趣,从调查记者到专栏作家,从机构媒体到新媒体,在如今信息爆炸的时代,还有哪些人在这个领域里认真耕作,力求做出一些学问?这是个很大的疑问。这也是对这个社会进程可能造成很大影响的因素之一。我层先后在不同的地方听到郝景芳、淡豹等人都提起,社会本身最需要的其实是“故事”,人一辈子都只是活在不同的故事之中。这一观点与尤瓦尔·赫拉利的《未来简史》不谋而合。不论是科技革命、宗教革命还是人文主义革命,哪怕是人类的整个演化进程,都是因为人类这个物种会创造故事。他们用权力、宗教、制度、文化构造了一个又一个故事,让人们奔波其中,患得患失。

而媒体,本应该是最会写故事的这一批人,现在无奈地淹没在各种自媒体、新媒体之中,传统的机构媒体的日子也是越来越不好过。

在知乎上的一个提问2017 年最令你震惊、悚然的数据是什么? - 知乎中,排名第一的回答中写到:据统计,2017 年中国在册新闻调查记者仅剩 175 人。传统媒体中的调查记者保有量仅 130 人,在六年前,这个数字还是 306人。而我们是一个拥有 14 亿人口的超级大国。

这份数据来自张志安的重磅!《新媒体环境下调查记者行业生态变化报告》完整版在报告中,还指出,与前一次 2010-2011 年的调研记录相比,传统媒体调查急着从业认识减少幅度高达 57.5%。通常,调查记者被视为新闻从业者队伍中追求事实真相、推动社会进步的标杆。在西方调查急着被人是“媒体对国家的重要贡献者,事西方现代民主的基石”。而现在,拥有调查记者对多的媒体主要是澎湃新闻、财新传媒、《新京报》、界面新闻、《北京青年报》、《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大河报》、《中国青年报》,这九家媒体拥有了当前约 40% 的调查记者。

如今国内的类似今日头条宣称自己是一家科技公司,通过人工智能、算法这些技术,辅助人们找到自己喜欢的内容,但被人诟病越来越多的推送趋同、内容低劣。而国外的诸如 Facebook,则在尝试精准推送,却爆出被人利用,左右了特朗普这届政府的美国大选。这些互联网环境下创造出的新媒体传播形式,究竟是真的让人们看到了更多自己想看的,还是在无形中引导人们去看一些他们想让人们看的?最终劣币驱逐良币,人们在无限度的冗余信息里迷失自己,感到迷茫,甚至以为自己看到的东西真的是自己原本就想看的。

在线上讲座中,李书航老师大概分了几个方面,介绍了“如何阅读科技媒体”,包括为什么要读科技新闻;从哪些渠道获取科技新闻;如何高效的吸收科技信息等等。在过程中,有几个点非常吸引我,也算是一个专业人士给出的指导性意见。

为什么要读科技新闻?对看起来不太对的东西保持怀疑。

现在除了垂直领域的一些专注于科技的媒体之外,只有新浪、网易这样的大站还有专门的科技频道。而大众则是更多的在社会新闻中顺便查看科技新闻。现在人们眼中只要是容易引发热点传播的新闻,就叫“新闻”。任何一件事,具有话题性,就马上会被各种人炒,像是 Uber 自动驾驶撞死人了,是社会新闻,肯定也是科技新闻;霍金去世了,还没有对区块链的前景发表意见,这是社会新闻,也是科技新闻。

这也从另一个层面产生了问题,越来越多和科技相关的词汇进入大众,而大众可能并不理解,深度学习、神经网络、区块链技术、AI、量子计算,甚至有人在文章中写转世也能用到量子纠缠。这些新闻不断被二手改造,写成分析文章,还有专门分析“分析文章”的文章。看的人头晕眼花。就像转基因,如果你真的了解转基因的机制和原理,也就不会参与很多无谓的争吵。

科技新闻也是一样,如果能认真的阅读一些基础性的文章,一手的文章,对这些概念都有一个准确的理解,也就不会容易被人骗。比如现在炒的最火热的什么三点钟区块链,衍生出的比特币暴涨暴跌,吃瓜群众们是很容易被人忽悠,牵着鼻子走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阅读科技新闻,保持对这个世界的新鲜度,掌握几本的常识,怀疑一切看起来不太对的东西。

一手还是二手信息?

现在真正跑到一线去做采访、做调研的记者已经越来越少了,大多数人都是坐在办公桌前,凭借几篇网上突然冒出来的文章,开始肆意篡改、整理、重新编辑。这样的新闻是现在的主流。

一篇热点文章出现,马上有正方、反方、各种方冒出来各种分析文章,对一个事件进行看起来是“全方位”的解读,但整个过程多半连屁股都没有离开过椅子,全凭网上杂七杂八冒出来的信息,既没有来源,也没有出处。经常出现各种乌龙、反转,不过作为编辑们,只要有流量,有广告,其他的没人关心,哪怕是错的,也可以放到娱乐新闻娱乐一下。

李书航老师在分享中提到了一点,尽量去看本地新闻。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思路。中国的企业,看中国媒体怎么写;美国的公司,看美国媒体怎么写;法国公司,就多看法国媒体怎么写。他们是能最先冲到一线,拿到重要资料的那群人,信息来源、可信度,都想对较高,而且褒贬都想对客观。之后,在辅以查看其他地区的媒体对此事的报道和评价,综合之下能得到更中立的事件分析结果。即便是做个吃瓜群众,也还是让自己吃的是个甜瓜,不要是别人扔了的烂瓜。

科技媒体分水岭。

如今的信息爆炸带来的焦虑越来越明显,所以像是新世相的营销课刷屏;咪蒙的职场课不加薪退款等,在一定程度上都是信息爆炸带来的后果。人们总是被“一旦错过这次,就错过了一辈子”、“在不上车就没机会了”这样的营销手段所刺激,希望能通过几次课、几百块钱的订阅,给自己本就不精彩的人生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最后都会发现:梦想很美好,现实也很骨感。

我之前一直关注不同的科技媒体在报道同一件事的不同角度以及立场,直到冯大辉老师创建的Readhub网站,做了这样一件事情,它把同样关键词或者报道同一个内容的不同家媒体做了聚合,这样能对一个事件的情况马上有个基本的了解。

时间久了,我对某些媒体的信任度越来越高,也发现他们的内容越来越好,质量越来越好,其他一些则反之。在分享中,李书航老师解开了我这个疑惑。原来我眼中某些越做越出色的媒体,都是经历过各种人事调整,最后由一位或几位机构媒体,也就是所谓的传统媒体出来的人掌舵,重新对内容进行把关和审核。

无论是网站类型的新媒体、还是微信公号一样的自媒体,是否有一个机构媒体出来的人进行把关,就是科技媒体,或者可以说就是所有类型的媒体质量的分水岭。

这一点,成了当晚我最大的收获。


后记:

我小的时候没有别人那么大的梦想,航天员,或者是科学家。我第一次有了长大想做什么的想法是,大概已经初中快毕业了。当时沉迷篮球,爱看 TVB,所以内心中一直想当个体育记者或者律师。

一个能去美国现场看一次 NBA,一个能让我无理辩三分地滔滔不绝。

现在想起来,这可能是我如今所有喜好和品味的出发点。不过可惜的是,艾弗森已经退役了,来了几次中国我都没有看见,而读过慕容雪村的书之后,又了解了很多律师行业的传闻,才发现,世事艰辛,梦想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