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我们划船不用桨

我曾经有几个瞬间,对写作燃起过敬畏之心。 第一次是在苗炜的书里《除非灵魂拍手作歌》。他是三联的头目,2009 年出了这本自己的小书,找了冯唐写序,在序里,我读到: 文字是我们的宗教,愿我们继续倒行逆施。不要......